• Share on Google+
文昌阁阁下券孔透视图首次曝光 是阁还是桥您的观点是?
shuai 2019-11-07

文昌阁阁下券孔北段内侧

昨晚,刚修缮竣工的文昌阁亮灯

昨日,文昌阁修缮工程全部竣工,华灯初上,周身亮起景观灯,重现昔日风采。本报连日刊发多篇报道揭秘文昌阁“前世今生”,广大市民对于文昌阁下部是否存在文津桥一直颇有争议。对此,相关部门表示目前该问题还无法下定论,并委托记者发布文昌阁阁下券孔透视图,请广大市民参与讨论。这也是文昌阁地下水工部分首次如此完整、全面地曝光。

阁下券孔透视图首次曝光

券孔自南向北分为三段

1959年,填塞汶河之时,便将文昌阁地下水工部分也进行了部分填埋,但留有入孔门。

本次修缮过程中,记者曾深入入孔门,钻进文昌阁底部一探究竟。只是,光线十分昏暗,并未能看得太清。修缮结束,入孔门也随之关闭,文昌阁地下部分的秘密再次被尘封。

而本次发布的透视图则完整展示了文昌阁地下水工部分的构造。据了解,《扬州文昌阁》一书为文昌阁地下水工部分设置专门的章节进行阐述。

可以看到,阁身用旧制青砖自汶河河床砌筑而起,外侧与阁下水工部分相平,并连一体。下部南、北向留设半圆形券孔,为水流的通道。券孔自南向北分为三段:南、北两段券孔采用18厘米厚青石条砌筑,券孔直径约4.2米,进深3.8米,顶部距阁身室内地面1.44米。中段券孔采用青砖砌筑,券孔直径约6.4米,进深3.54米。

中段明显高于南、北两段。据相关工作人员介绍,中段目前是用水泥砂浆粉刷起来,有可能是在1959年大修时作的粉刷处理,现在可从局部脱落的缝隙中看粉刷层处里面是青砖。

正方

水工部分与阁身连为一体

是“阁”而非“桥”

【摆史实】

1595年,文昌楼(今文昌阁)在大火中烧毁,次年重建,之后,在明、清两代及民国年间时有整修,但文字记载甚少。目前仅查得《同治续撰扬州府志》中记有:“清道光二年(1822)冬至次年秋,江都知县陈文述重修府学及江都、甘泉县学,并整修文昌楼。”

部分人士认为,1595年文昌楼(阁)烧毁,根据相关物理常识,上部的文昌楼(阁)坍塌损毁,阁底部的文津桥在突然承受上部倾泻而来的重量时,应该无法承重,理应已随文昌楼(阁)一同坍塌入河底。

后来,江都知事张宁复建文昌楼(阁)仅花了一年的时间。根据当时的历史条件,张宁复建时应大量使用了旧料、旧石板,就地取材,将文昌楼(阁)从水里直接砌筑上来。

“古时类似的工程主要工作量在备料。只是重建的工期如此短,有可能是当时残留的石料就只剩下这么多,时间又并不允许他把地下部分全部替换成砖料,所以目前可见地下水工部分南、北两段仍为石料,中段为砖料。”扬州地区并不产石料,由此推测地下中段的青砖应是重建时加入。重建时,考虑到中段砖拱无法承受阁身如此大的重量,所以从透视图上也可以看到,文昌阁的全部重量由12根木柱分散在了阁周的石板之上,中段砖拱部分则仅承担自身重量。

【立论】

重建后的文昌楼(阁)是从水底向上直接砌筑,南北向留有涵洞供水流通过,东西两边留有拱门供行人通行。所以,由此认为,重修后的文昌楼(阁)仅是“阁”而非“桥”,并且,这时的文昌楼(阁)主要功能是祭祀、参拜,仅兼顾行人和水流通过的作用,故不能谓之为“桥”。 

反方

类涵洞水工结构

应当被承认为“桥”

持反方观点的人则认为,涵洞桥是扬州地区出现比较多的桥梁形式,能够反映本地河渠和物料特点,因此,文昌阁下部类涵洞水工结构的桥洞作用应当被承认为文津桥。

【摆史实】

“估计出现涵洞桥的原因一来本地少石材,难以大规模建设石拱桥,二来扬州城内河道距离也不是特别宽,没必要大费周折建造大型石拱桥。”扬州现存几座老桥的桥洞,如意桥、小东门桥等都是涵洞形式,其桥洞结构与文津桥结构如出一辙。

关于文津桥有文献记载“乃伐石为梁、为翼,而砖复之”。这虽然与现存情况不符合,但这句话出自《扬州府学文津桥记》,记载的应当是弘治年间的事,是文津桥初建时的风貌,不应当作为坍塌后又复建文津桥的形制进行参考。

《万历扬州府志》卷二《公署》说“文昌楼在街东文津桥上”。这段文献表明万历时期的人认为文昌楼下面的就是文津桥。文昌阁公认始建时间为万历十三年,复建时间为万历二十四年。而《万历扬州府志》则是万历二十九年的文献,距离文昌阁复建仅仅5年时间,表述可信。

【立论】

分享文章轻松赚奖金!
将连结分享文章给好友或是贴至论坛、社群网站上,只要有人点击你分享的文章连结,就可以赚点击奖金,最棒的是,你还有机会可以再赚到一笔可观的【成交奖金】
分享你的专属连结,让生活更美好!